首 页 稿件征集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生活双城化房子两地买 长三角出现一群"钟摆族" 2008年9月16日 16:45
 
  随着长三角一体化日益加深,越来越多的人突破城市界限,工作生活双城化、房子两地买、婚姻周末化,社交网络多城交叉,原有的单一城市生活工作模式被打破,他们或是“钟摆一族”,或者干脆就称自己为“长三角人”。

  两个城市都是重心

  星期一早晨6时55分,陈英准时踏上了从昆山开出的D459次动车。出站换地铁,8时15分前到达位于浦东陆家嘴的银行办公室。没有额外的行李,不需兴师动众的行程安排,一切都显得自然而简单。

  陈英说,和她坐同一班动车的旅客,大多轻装简行,“感觉就像大家坐着早班地铁去上班。”到了星期五下班,陈英再坐上动车回昆山家中。一年多来,每周的钟摆往返成了固定动作。

  别人眼中两地的“奔波”,在陈英看来却是一种享受生活的方式。“在上海,快节奏的工作督促着自己去拼搏和竞争;在昆山,宁静的街道和慢节奏,让生活回归到本来面目。一快一慢,一闹一静,是我平衡生活不可或缺的两部分,两个城市都是我生活的重心。”

  干脆就叫“长三角人”

  从小在南通海边长大的张毅,在杭州读大学,毕业后来到上海,一路就业、成家。如今又被公司派驻南京开拓新市场。

  辗转了那么多城市,张毅常常问自己到底算是哪里人。每一个他生活过的地方,都能不假思索地报出一串当地名胜和风味小吃,都有一群经常联系的好朋友,“以前说哪里人都是讲祖籍,后来改口户籍地,现在又变成居住地,像我这样的干脆就叫‘长三角人’好了。”

  谈到现在和妻子沪宁两地分居,张毅说,平时两人都忙于工作,半个月或许才能见上一面,但他们的感情并没有因距离而冷淡。“很多人可能都不看好异地分居,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平时一门心思努力创业,周末再到秦淮河边甜甜蜜蜜,或去上海新天地泡吧聊天,更何况沪宁之间,想要见个面,坐动车2个多小时也就到了。”

  两代人的不同选择

  在距离上海100多公里的浙北天目山脚下,72岁的上海阿伯周肇勤找到了一个安享晚年的好地方。“住惯了钢筋城市,花几万元到田野乡村中买一间养老的小房子,对我们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孩子们每过段时间就会开车来探望,也不用像在城里成天操心我们无处解闷。”

  两代人选择不同的环境生活,各得其所,各享其乐。“父母选择乡间养老,子女选择城市奋斗,共同组成了一个‘长三角家庭’。”周肇勤的儿子周秉宇相信随着今后代际格局的变化,异地生活便利的显现,“在我们步入老年后也会选择离开城市。越来越多的家庭将会步入‘长三角家庭’行列中。”

  “异地同城”拉近距离

  流动、便捷、融合,成了生机勃勃的长三角发展关键词。早年和户籍制度挂钩的粮油布票,如今早已淡出人们的视线,令外来人员头痛的孩子上学问题,从今年秋季开学起也将和本地学生一视同仁。正如人事部人才流动司司长毕雪融所言:“计划经济体制下对人员流动形成的阻碍,如今正一一改善,越来越多的人能够选择到自己喜欢并能够生存的地方安家落户。”

  当长三角各个城市的高层领导正在为这个世界第六大城市群的进一步融合进行“亲密接触”时,“长三角人”不仅在时空上,也在心理上感受到了融合给生活带来的各种变化。随着长三角区域出台种种互认互通政策,今天,长三角城市“异地同城”感比过往的任何时代都显得更为强烈。

选稿:东方网团委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梅璎迪  
 
关闭窗口】【回到首页】【打印
2006 市精神文明办 东方网 联合主办